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国《时代》周刊中文版(志愿翻译)

随时同步更新,请持续关注。志愿翻译:shenpengnews@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翻译美国《时代》周刊及其他优质西方媒体的报道,给你另一个角度,重新打量中国,你会发现更多。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基督教发展现状调查  

2008-10-11 22:16:29|  分类: 经济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Oct 2nd 2008 | BEIJING AND SHANGHAI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Emma译
  
  中国境内日益强大的非政府组织
  
  赵晓从前是一个共产党员,现在却转而成为一个基督教徒。喝过一杯咖啡后,他微笑着说:他估计现在的中国大约有1.3亿名基督教徒了。这个人数已经比预计的多很多了。政府官员说其中有2100万(1600万名新教徒,500万名天主教徒)。而非官方组织,如一个来自美国麻省全球宗教研究中心所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大约有基督教徒7000万名。赵晓之说法并非一家之言。Pew Forum(美国一群就具体国家问题和商业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的专家)对中国宗教和民生的研究表示,间接性的调查证据显示许多独立的基督教徒并没有纳入官方统计数据。根据CAA(对华援助协会)——美国德州的中国基督徒迫害监察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了解,中国政府高层宗教领导人曾透露:早在2008年年初基督教徒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3亿之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在中国的基督教徒比共产党员人数还要多(共产党员是7400万),基督教徒在中国将有可能比在其他任何国家都活跃。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际,只有1%的人是浸礼会教徒,大多数的人是天主教徒。现在,阵容最庞大,增长速度最快的基督教徒是那些“家庭教会”的新成员。
  
  在上海市郊的海宁路,邻居们像观光客般,小心翼翼的在走廊里排着队走进一个大厅。他们总共25个人,这是法律所允许的无需通过正式许可的集会人数的最大限额。其中,年轻的城市职业者坐在沙发和可折叠的椅子上,一名穿着切?格瓦拉T恤衫的年轻女人在行祝福礼,请求上帝保佑她们这个团体。一个男性正在将存在他笔记本电脑里的下载资料投映到墙上。首先是放一段歌曲:“光荣, 光荣,光荣; 圣洁, 圣洁, 圣洁; 上帝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做礼拜就这是以这样的形式,在中国的千千万万个“家庭教会”中开展的。
  
  家庭教会是一种小型的教堂会众(教徒成员参加宗教礼仪)形式,他们通常在公寓里私下会面,躲避开共产党的视线。在60年代,天主教和其他一些主要的教会开设了专门管理宗教事务的分支。家庭教会是一种既不被禁止也并不完全被认同的形式。在避免邻居间的冲突和保证集会成员在一个约定的数额(通常是25个人)内的情况下,许多的新教家庭即使不情愿,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天主教家庭则被严格审查,这也反映出了中国与罗马教廷的紧张关系。
  
  私下的家庭集会,这是早前基督教会进行宗教活动的一大特色,这是为了摆脱罗马帝国的迫害。反常的是,集会团体的小型化却使得宗教信仰得以传播开来。这种状况现在就发生在中国。中国共产党为竞争对手意识形态的传播颇感忧虑,它正面临着抉择的考验:小型宗教集会保护了地方党派不受日益壮大的教堂所威胁,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教堂的数量在增长啊。
  
  在上海的一个仅仅落成两年之久的教堂就已经有两个分教堂了,一个提供给跨国公司的员工,另一个用于移民来中国工作的工人。就如基督教在全世界广泛传播那样,教会数量的快速增长为避免恐吓提供了一种好的解决方法。一个牧师在去年的《远东经济评论》中谈到“一旦有一个家庭集会被禁止了,集会只会以更疯狂的形势分增为五个、六个甚至七个、十个新的家庭教会。”
  
  大量的教堂的增加对于家庭教会运动来说是福也是祸。赵先生笑言资金不是问题,“我们不用发工资,不用建教堂。” 然而“管理质量”是难以把握的。教堂有圣经,也能够从互联网上下载相关的赞美诗集。但是要找有经验的牧师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中国,一个有两年教龄的教员就可以教那些一年教龄的教徒了。”
  
  由于大多数做礼拜的家庭教会是非教派原则上形成的(也就是说,不是隶属于路德教,卫理工会之类的教派),他们的礼拜仪式和口头流传下来的教义是不标准的。他们所进行的大概是开设圣经学校课程,这给牧师们带来了很的负担。上海的一个曾经见识过大量家庭教会的人感叹道:“只有牧师自己才知道他在说什么”。
  
  教堂初建时期出现的问题跟基督教徒大量增长问题相比是微不足道的。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后,许多的民主主义者怀着悲痛的心情加入了基督教:30个学生领袖中大约就有6个成了基督教徒。中国新兴的家庭教会掀起了转化的热潮:许多的新成员还附带着他们的家人和同事。一个中国的孔子信徒沮丧的说:许多漂亮女大学生都是基督教徒——她们只跟其他的基督教徒约会。
  
  比你更虔诚、更时尚
  
  基督教伴随着中国的移民传播。许多基督教徒在美国接受教育,宗教信仰在那里发生了转变,宗教信仰随之被带回了他们的家乡。上海的那个家庭教会里有几个成员就是曾经在海外留学的,赵晓先生也是其中之一。2000年,有一个北京的改宗(改变宗教信仰)作家表示,大多数的信仰者在农村。2000年后,他们带着他们的信仰进入了城市,并在知识分子中广为宣扬。
  
  这些惊人的数字至少可能使得欧洲人大为惊叹。许多早期的基督教传播要地,宗教的传播伴着传统和宗教仪式。在中国,宗教的传播也伴随着现代化、经济和科技的发展而发展。一个家庭教会牧师说“我们是第一代的基督教徒,也是第一代商人”。在2006年一篇颇受争议的文章里,赵晓写道“市场经济带走了游手好闲,然而,它无法带走人们的撒谎和作恶。只有强大的信仰才能阻止那些不诚实和伤害”。基督教和市场经济,在赵晓看来,应相伴而行。
  
  迄今为止,基督教的传播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信仰者的私人事务,问题是它能否一直保持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基督教徒阵容的壮大和拥护者的增多暗示着基督教是不可能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但是就现在的形势,基督教徒和共产主义拥护者似乎都愿意以这样一种模棱两可的状况继续存留着。
  
   “基督教徒希望处于制度之内”,赵晓说,“基督教也是中国居民友好的基石。”许多基督教徒表示,他们的宗教是非政治性的组织,他们不会挑起任何对共产党的威胁性行为。当然,矛盾是在所难免的,打个比方:任何一个基督教徒都会在计划生育政策上提出争论。
  
  一般来说,共产党禁止成员有宗教信仰,教堂也备受来自官方的骚扰。北京的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主席张明选在奥运会前夕被驱逐出北京,他被告知北京不欢迎他回来。在六月上旬,河南政府逮捕了六个因非法向四川汶川地震的灾民发送慈善捐赠物的家庭教会成员。CAA 表示,对家庭教会的骚扰已经越来越多了。
  
  事实上,政府的态度似乎是矛盾的。在2007年12月,胡锦涛主席和宗教首领开会时提出“宗教文化的传播必须与社会的繁荣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 其实,基督教徒和共产主义者在小心翼翼的周旋着。但是,无可避免的是,基督教总有一天会带来一定的政治影响。“如果你想知道中国的未来,”赵晓总结道“你必须考虑到基督教未来在中国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4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